在二医院住院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6-12-09 16:07   信息来源:院报    发布人员:柳晨    累计浏览:
内容摘要:夜去急诊 退休几年之后,本以为身体还算健康的我却于今年四月的一个深夜突然昏倒,在妻子的带着哭腔的呼唤下我得以清醒,但天旋地转、恶心欲吐……,几次试图想站起但始终也无法起来。亲人们很快将我送到了市二医院。那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只见在宽敞的门诊大厅里,满是焦急人群,就诊的,陪诊的都有,想不到深夜的医院竞是如此繁忙,而这时候,因急诊科医生手头还接诊着病人,护士便让我躺在观察床上并马上为我量血压,测体温,不一会儿值班医生来到了床前,详细地问了发病情况,又作了一通的检查后对身边妻子说,现在病人的血色素较低,估计消化道出血可能性大,建议先止血处

夜去急诊

退休几年之后,本以为身体还算健康的我却于今年四月的一个深夜突然昏倒,在妻子的带着哭腔的呼唤下我得以清醒,但天旋地转、恶心欲吐……,几次试图想站起但始终也无法起来。亲人们很快将我送到了市二医院。那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只见在宽敞的门诊大厅里,满是焦急人群,就诊的,陪诊的都有,想不到深夜的医院竞是如此繁忙,而这时候,因急诊科医生手头还接诊着病人,护士便让我躺在观察床上并马上为我量血压,测体温,不一会儿值班医生来到了床前,详细地问了发病情况,又作了一通的检查后对身边妻子说,现在病人的血色素较低,估计消化道出血可能性大,建议先止血处理观察情况再转科治疗。“消化道出血”?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尽管对这个诊断有点怀疑,但来到了医院,又挂上液体后,特别是医护人员的镇定神态,让一向惧怕进医院的我开始感到了安稳。由于周边的呻吟声,呼叫声一直不断,让难以入眠的我直面了急诊科之夜,在那几个小时里,多名病患陆陆续续不间断前来就诊,外伤的,小儿高热的,林林总总……。如果不是突然发病,我早该在梦乡之中了,可这里的医护人员还在岗位上奔忙,抢救室、观察室,输液室里都有病人,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也一刻不停地忙碌着,这晚从这些急诊科医生的身上,我体会到了“救死扶伤”的内涵。

次晨,在医师的安排下,我来到了胃镜室,为我作检查是姓何的医生和护士卢少娟,曾经听说查胃镜是最难受的,但不知是医生技高还是护士的手巧,在胃镜检查的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让我感到想像中的难受。胃镜的检查发现胃内有一溃疡还有点点渗血,何医生马上通知了病房作收治病人的准备。真的是胃出血?此刻我真的很佩服那个急诊科的黎武海医师,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作出了正确的诊断并予以及时的治疗,才使我的病情快速得以稳定。何医师对我说,能胜任急诊科的医生都会具有很强的应急能力和紧急处理急症患者的能力的。

晨入内科

做完胃镜之后,我直接安排入住到内科治疗。医生与护士早已在病房里等候了,他们说接到何副主任的电话就全力以赴了,因为医护人员都清楚消化道出血的危与急。这时才知道与为我做胃镜检查的这个干练而年轻何岳医生竟然是这个科的副主任。

刚入住内科时,我的心情很不好,疾病在我心灵上的煎熬是难以通过笔墨来描述的。由于我对这个没有任何征兆“消化道出血”非常害怕,加上要禁食,不知本来就瘦弱的身体是否能扛下来,因此心情降到了冰点,脸上愁云密布,有时整天都不说一句话,让家人极为忧虑。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在安慰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叫何传雄的医生,他每天查房时都会告诉我的病情恢复情况和应要注意的问题,还将已经恢复的病例情况告诉我,其他医生也不断鼓励我树立起信心。护士工作也相当到位,个个都很热情。如护士长冯全娟每天都到病床前予以开导,在输液前,护士也总会和蔼地说:阿伯,昨晚睡得好吗?现要为您打针了……一句句如春风的问候也慢慢吹我脸上的愁云。约一周之后,何医生就告诉我胃内已无出血的迹象,可以进食了。这个决定所有的烦恼在瞬间结束,我的天空也开始变得晴朗起来了。那时和我一个病房的还有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男病人,他是个高热不退的患者,刚开始我发现病人心情很低落,家属更是焦躁不安。其妻子说本来身体一直健康的他不知何因,突然起高烧,其妻子说已在外院治疗多日,但病情且日渐严重,内科医生说可能是“恙虫病”便收治入院。当晚已是深夜,病人因高热再起,体温高达42度,神志转为模糊,呼吸急促,烦躁不安,其妻子急呼护士,值班医生潘庆登马上到病房,他仔细地检查了病人之后,很耐心地解释说:该病人是初步考虑是“恙虫病”。该病早期发现后使用抗生素治疗,效果好且并发症少。目前虽然最终检查结果未得,但相信用药之后,病情会很快改善的。此时值班护士配合医生的用药之后,也不停用冰袋为病人降温并不断安慰他们。约2天之后,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确诊是“恙虫病”,与医生的初诊完全符合。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治疗之后,病人出院那天,一家人满怀着感激之情,与医护人员一一道别便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经近三个星期之后,我终于达到临床治愈标准可以出院了。当我办好出院手续之后,刚刚回到家,便感到腰部一阵痉挛样剧痛,且站立不起难以忍受,电话告之了何传雄医生后,他马上叫我到医院检查。经过骨科医生会诊后和CT检查后,诊断为“腰椎间盘膨出”。惨了,“按下葫芦又起瓢”啊,我不得不又一次入院



再住骨科

说来也怪,虽然此时腰至足部的剧痛让我步态不稳,但一住进骨科病房,原来我紧张的心情立刻稳定了下来,也许有过内科住院的经历我认为把病和命交给这里的医务人员是值得放心的。骨科主任吴云起不仅帅气而且还没有一点架子,他很耐心地向我介绍了“腰椎间盘膨出”病因,说该病主要是由于缺血性神经根炎所致,即髓核突然突出压迫神经根,致使根部血管同时受压而呈现缺血、淤血、乏氧及水肿等一系列改变,目前临床上有手术与保守治疗方法。由于我消化道出血刚刚痊愈,身体还相当衰弱,不想再承受手术由于我有胃溃疡,因此很多药物都不得用,为了让我更快康复,吴云起主任便和主管医师胡树远为定我的治疗方案,精心为我选药和治疗方式。还嘱我可通过仰卧起坐、扭腰等多锻炼腰背肌。主管护士郑春珍是个很和蔼的人,每天为我作治疗都非常认真……在这里我还认识了不少的医生和护士,如医生王东,姜南星、刘绍业,护士阮萍萍,徐兰花等等。

我发现这里的医生再不是传统中的“老郎中”了,个个干练、青春而充满着朝气。护士们都像快乐的燕子,每天穿行于在病房中,主动地和病人沟通,进行健康宣教。对病人提出的要求只要是合理的尽力满足。如当时与我同住一室是个打呼噜的病人,让我本来根本无法入睡,护士长张钦彩得知后,设法为我调换了病房……

在二医院住院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看到病人的进进出出,悲与喜,哀与乐每天都在这里上演着,的确疾病是一种无法抵抗的灾难,特别是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但正是有这些可爱的白衣天使们,长年不分昼夜地奋战在生死战场,将不少垂危的生命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作为病人的我们享受到了这个成就,却没法亲历到他们之中的艰辛!

出院不久的我马上经历了长时间旅途的考验,现身居在异乡的我身体恢复很不错的。伴着感激之情,我想借以这文字表达对北海二医院医护人员的感谢与敬佩。(柳晨)